五分钟后。

纵然米玖已经尽可能地拖延时间,放慢速度了。

小树林也都快要走到尽头了。

可杨天却依旧没有出现,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米玖心中愈发焦急。

可此刻她连其他拖延时间的借口都找不到了。

“怎么样?走了这么久,也差不多了吧?”老狐轻笑着,问她道。

“呃”米玖紧张地咬着嘴唇,试探着道,“要不再再往那边去一点吧。”

老狐听到这话,脸色却是微微一冷,冷笑道:“再走,就要走出小树林了。那边的出口,可是就在公路旁。你难道想在马路上被我们玩吗?”

“呃不当当然不是”米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嘴都有点结巴了。

老狐冷冷一哼,微嘲说道:“你这小婊子,不会是在拖延时间吧。哼,我告诉你,就算你再拖一个小时,也没人会来这里!你就乖乖认”

“轰轰轰”

挖西瓜吃的粉粉嫩鹿角少女轻私房照

“嗤啦嘶嘶嘶”

老狐这话还没说完,一阵轰鸣声以及轮胎摩擦声忽然从远方响起。

众人很自然地朝着那边看去

只见一辆86哦不!一辆亮着“空车”字样的捷达款出租车以一个华丽丽的漂移,从小树林出口处的马路上漂移了过来,开进了小树林,然后飞速地开了过来,停在了十米之外。

随后车门打开。

一个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年轻人走了下来,扫了一眼,仿佛漫不经心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一看到这个人,米玖一下子便呆住了,原本悬在空中的心,一下子就落了下来。紧咬的牙齿,也缓缓放松下来,水灵灵的双眸里一下子充满了绵绵情意。

这当然只有一个原因这年轻人就是她的赌神哥哥,杨天。

杨天也回望了她一眼,见她平安无事、身上也没有一丝凌乱,便也放下心来,偷偷地对她微笑了一下,用眼神示意她没事了,我来了。

而与此同时,一众流氓都有些愣住了。

至于老狐,就更是脸色一黑。

他才刚说不会有人来这儿的,这小子居然就开着车突然出现了,还这么拉风这不是打他的脸嘛!

老狐顿时就有点不乐意了。

冷着脸看向这年轻人,道:“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杨天淡然一笑,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道:“我是来问路的。请问这里是渝江公园吗?”

问问路的?

他妈的还有这样把车开进小树林问路的?

这小树林根本就没有行车道好不好!

老狐表情一僵,但看这小子好像也不是来找麻烦的,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他冷声道:“没错,这里就是渝江公园!你往这里面走就行了,麻利点,别打扰我们!”

杨天听到这话,点了点头,但当然不可能真得走。

他扫了一眼,故意装作才刚刚看到米玖的样子,然后对着老狐等人问道:“诶?这美女是谁啊?怎么长得这么好看?简直像是仙女下凡尘啊!我这一看见,心里都怦怦直跳啊!”

米玖本来都准备开口喊一句赌神哥哥了。

可一听到杨天这话,她顿时都忍不住抬起小手、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心里一阵甜滋滋的,小脸都被夸得微微泛红了。

她也隐约猜到赌神哥哥大概又有什么搞怪的点子了吧?不然也不会装作和她不认识的样子。

而这时那群流氓就不那么乐意了。

在他们看来,这小美女已经是他们即将享用的盘中餐了,当然不会允许一个陌生小子觊觎!

“看什么看啊!这是你能看的吗?识相点就赶紧滚!”

“路不是都问完了吗?还不快滚!信不信爷几个抽死你啊!”

“就是就是!快滚一边去,再多看一眼,给你把眼睛挖出来!”

众流氓纷纷凶狠起来。

杨天却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扫了一眼这群家伙,一副瞧不起他们的样子,道:“唉!你看你们,一个个都这么暴力。人家小姑娘怎么会喜欢你们啊?

你们就不能学着我点吗?要是让我来,我保证让这小姑娘乖乖投怀送抱,哪里需要像你们这样围着人家啊!”

众流氓听到这话,倒是微微一惊。旋即,纷纷嗤笑起来。

“切就你?就你这样的小子,还想教爷几个撩妹?得了吧你!”

“呵呵,一个破落小子,开着个破出租车,还真把自己当高富帅了?可笑!”

“就你还想让这小美女投怀送抱?我呸!恐怕连管公厕的大妈都不会搭理你吧!”

流氓们都有些不屑一顾,不把杨天的话当回事。

杨天却是露出一脸高傲、目中无人的样子,用居高临下般的眼神扫了他们一眼,道:“你们还不信?那要不现在打个赌?我保证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赌?”老狐冷笑一声,满脸讽刺地道,“你小子想赌什么?你有什么能跟我们赌?”

“很简单啊,就赌跪地磕头叫爸爸,”杨天摊了摊手,道,“我要是成功了,你们每个人都得个我跪地磕头、叫声爸爸。反之亦然,我给你们每个人跪一次。”

老狐还真没想到杨天真打算赌。

要知道,凭空撩妹,哪有那么容易?

更何况这小美女还是水灵灵的绝色极品。

这小子想让这小美女投怀送抱?怎么可能呢!

老狐心中顿时有些疑惑这小子哪来的自信?

“怎么?不敢?怂了?”杨天适时地激将了一句。

老狐等人顿时都不乐意了。

他们本就是目无法纪、胡作非为的混混,压根就没把这小子放在眼里过。现在这小子居然这么嘲讽他们,他们怎么能忍?

“小子你这是找死!”老狐眼睛一眯,道。

“怎么?还是不敢赌?想动用武力了?”杨天冷笑道,“没想到你们这么没种,赌都赌不起。”

这下众流氓是彻底被戳中激愤的要害了。

他们一下子就不服气了起来。

“谁没种啊!你特么才没种呢!”

“就是,谁赌不起了?老子们还能怕你不成?”

“赌就赌,谁怕谁啊,你个龟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