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牢中略有耳闻,是秦寿全的夫人嫉妒夏氏得宠,便与秦寿全吵闹,以他的官位相要挟,他那夫人亲族在京中颇有势力,秦寿全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便杀了那夏氏讨他夫人的欢心,但是府中突然暴毙一人,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正好那夏氏正在喝我开的汤药,他便在那汤药中下了毒,一来解决了夏氏,二来嫁祸于我,洗脱自己的嫌疑。”情况确实是这么一个情况,只不过苍梧省去了那夏氏对自己芳心暗许之事,若是让莲华知道别的女人对自己存了不该有的心思,她定会生气,不理会自己。

他们两个才在一起,还没温存多久,他才不要去睡书房。

“三天后被问斩,你是想体验一把吗?”莲华好奇的问到,他们两个都是上古之神,不老不死,不伤不灭,这砍头是什么感觉,她也想尝试一下。

“想什么呢?”苍梧用手指关节敲了一下莲华的额头,看她这个表情,她一定是想自己尝试一下砍头是什么感觉。

“你以我的身份怎可受人间的刑罚?”苍梧说到,

“反正也不会死。”莲华揉着额头,小声的说到。

“那也不行,即使我们隐去周身仙力,但是在仙元被损伤之时也会引来天雷之劫,惩罚造次古神之人。不可因为你的一时好奇,便连累了无辜的凡人。”苍梧正色的说到,此事不能儿戏,虽然凡人的刑罚不会对仙身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会损伤仙元。

上古之神仙元损伤,无论是何人所为,都会受到天雷之劫的惩罚。

“再者说,若是此事被元朗知晓,你认为他会拿此事嘲笑你我多久?”苍梧看她脚上的伤已无大碍,为她穿好了鞋袜。

“自大战之后,你我便没怎么受过伤,若是此事内元朗知道他估计会嘲笑咱俩几百年,或是几千年,我还是不好奇了。”本来自己修缮冥界损耗修为导致魂魄离体,就被元朗嘲笑到今天,若是被他知道他们两个被凡人砍了脑袋,损伤了仙元,定会一直以此事为由头一直嘲笑她。

“本来想要变做你的样子,体验一下砍头是什么感觉,但是想到元朗那副嘚瑟的模样,还是算了。”

“你以为我我会让斩首示众这件事发生吗?”苍梧依靠着软枕慵懒的说到,在牢里静坐了两日,还是家里舒服。

暖暖清新淑女纯真打扮户外唯美写真

“难道是需要我劫法场,这个听着也很有趣。”莲华靠在苍梧的怀中说到,劫法场听着就有趣。

“若是劫法场,那今日我让你做的事岂不是白做了?劫法场是违反人间律法之事,我们现在在凡间,一切要以凡间的律法规矩行事,不可扰乱人家的法度。”苍梧说到,

“那接下来我该做什么?”又不让她体验砍头,又不让她劫法场,那她无事可做了。

“华儿,你可记得司命的运簿中是如何描写妻子失去丈夫的情景?”

“记得呀,大哭大闹。你问这个做什么?”莲华侧过脸,看着他问到。

“待到行刑之日,你只需要像司命运簿中描写的那样大哭大闹便好,剩下的事情交给我。”苍梧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发尾,

“这个简单,我会好好表演的,一定深入人心。”

“我相信你。”

“今晚你还要回到牢里吗?”莲华问到,

“今晚我需要去办些事,不能陪你了,抱歉。”苍梧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没关系的,你忙你的,只有事情处理完了,抓到了那妖物,我们才能继续在凡间赏玩。”苍梧在膳房做好了晚膳,看她用过晚膳,睡熟后才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