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大伟顿时住嘴,瞪大眼睛,满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司曜,他是一个医生,居然敢吼患者家属?

他一定要投诉!

司曜冷眸看着他,“念教授就是开个玩笑,你也听不出来?在这里喋喋不休的,还想不想你弟弟好了?”

“她是不是开玩笑我怎么知道?再说了,你说她开玩笑,说不定她就是什么都不懂,演戏给你看罢了!”林大伟不服气道,他这么说,就是在指责自己的无知。

他才不无知,一个给人当看护的女人,能有什么真本事?

司曜感到头疼,这个男人怎么对念穆那么大敌意?

要知道,医院好些人想要得到念穆的帮助,他曾经帮忙问过,她都是婉拒的,说自己志不在此。

这回要不是看在李妮的份上,念穆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要是你不相信医生的医术,我建议你转院。”司曜面无表情说道,这次他必须维护念穆。

转院?

林大伟瞪大眼睛,这是A市,甚至能说是国最好的医院了,要是转院,林大壮他以后能好吗?

林大强皱眉,意识到司曜对于林大伟的质问很是不爽,一手搭在林大伟的肩膀上,对司曜道歉:“抱歉,裴医生,我弟弟只是太过担心大壮的情况,您别怒着,我们听你们的。”

吐舌搞怪美女飘逸长发清凉背心户外嬉戏写真图片

林大伟还想说什么,却被林大强一个眼神瞪得不敢再说话。

而念穆,在他们讨论自己行不行的时候,研究着报告。

检查报告显示的问题跟她刚才检查到的问题差不多,但是有些,检查报告没有检查出来。

在他们禁声的时候,她抬头,把报告递向司曜,“除了检查报告显示的这些问题,还有其他问题。”

“什么问题?”司曜来了兴趣,要她说的是真的,机器都检查不出来的问题,她能检查出来,那真的了不起。

念穆走到林大壮的身边,指出他的问题,“裴医生你看,他的脸部神经也受到了影响,不信你试试。”

司曜皱起眉头,“林大壮,你笑一个?”

林大壮听见他的指令,努力扯开嘴巴,想要露出一个笑容来。

但是无论他怎么笑,嘴角还是没能露出笑容来,而是挤出一个比笑要难看,甚至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来。

“我笑了吗?”他问道。

林母惊了,看向司曜,“裴医生,他怎么会这样?”

李妮也皱起眉头,她没想到只是一块玻璃,给林大壮留下这么多后遗症。

受伤的怎么不是李宗,而是一个无辜的男人,她气死了,恨不得让李宗也承受一下这些痛苦。

他现在天天在羁留病房叫嚣着,要她把他弄出去,现在看着林大壮的情况,她只想让李宗灌进去算了。

什么叫好了也留下一身病,现在的林大壮就是。

虽然医生说这些能通过后期的治疗改善,但是这样到底要弄到什么时候!

司曜看着林大壮这个情况,这的确是他们没有检查出来的,无奈解释道:“插入他脑的玻璃恰巧在控制这些神经的地区,玻璃经过的区域跟停留的区域会损伤神经组织,所以会造成现在的情况,不过人体都有自我修复的功能,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加上物理治疗,情况会有所改善的。”

“我弟还没娶老婆,他真的会好吗?”林大强皱眉问道,要是林大壮一辈子都这样,恐怕要打光棍一辈子了。

为了一个女人,居然把自己弄成这样,简直荒唐!

“会有好转的,只要坚持做治疗。”念穆说道,拿着手机记录下林大壮的情况。

林大壮哭丧着一张脸,虽然看不到自己刚才的表情,但是从他们的话里,他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容乐观。

“真的会好吗?”

“会好转。”念穆说道,把手机放回口袋,看向李妮,“真的要我治疗吗?”

“念穆,你能帮忙是最好的。”李妮点头,确定道,只有她跟司曜,自己最放心。

“可以做针灸治疗,但是我的针灸跟传统的不太一样,效果自然会比传统的治疗要好,所以这件事,只有我来做。”念穆眉头轻蹙,跟他解释道。

司曜立刻接话,“我让院长给你授权。”

“不单是授权问题,我也有其他事情要做,不能每次都过来给他施针,不如这样吧,裴医生,你给我安排一个中医科那边的医生,让他跟着我,我来演示,等他学会了,就让他来。”念穆说道,她的本职工作还没做好,而且慕少凌的项目也即将完成,她不知道自己明天会面对什么。

司曜觉得这也是一个办法,点头说道:“那我给你安排。”

“安排一个年轻的。”念穆说着,从背包中拿出一套施针工具。

之所以要年轻的,是因为老中医都有自己的一套,而且心高气傲,她很难改变什么,所以让他安排一个年轻的来。

“没问题,你现在就要施针吗?”司曜问道。

“是,先做一次,看看如何。”念穆说道。

“那我现在去安排。”司曜转身走出病房。

李妮感激道:“念穆,谢谢你。”

“我能帮的也不多。”念穆毫不含糊,开始给工具消毒。

林母看见这些针,感觉有些窒息,“这些都是要插进大壮身体里的吗?”

念穆看了一眼老人家,收回目光,解释道:“不会部插入,他也不会感觉痛。”

林大壮看着她摆弄工具,心情难免紧张,他闭上眼睛决定不去看。

林大伟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林大强捏了捏肩膀,他转过头,对上对方警告性的眼神,不敢再说什么。

过了会儿,司曜带着一个年轻的医生走进来,“念教授,我找到合适的人选了。这是黄医生,你看可以吗?”

“可以。”念穆看了一眼跟司曜一样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她对人没有太多要求,点了点头,当做是打招呼。

黄医生看着念穆高冷的模样,她之前的事情,已经在医院传开。

他还以为是一位中年女性,没想到是一个有颜有知识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