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跳跃着猩红烈焰,

“滚!”

瞬间,经理吓得俩腿一哆嗦,脚都软了。

谁都知道唐家少爷脾气爆,一点不比他老子当年弱,要真的给惹炸了毛,那后果……

真的,他连想都不敢想。

o(╥﹏╥)o……

经理把推车上的红酒全都放下,就赶紧撤出去了。

“经理,怎么办啊?”侍应生还在门外等着,一直没敢走。

经理把脑袋抵在门板上,从稍微打开的细门缝儿里瞥着眼使劲往里面看,眼睁睁的见着里面沙发上的男人又把那瓶伏加特喝了大半瓶,捂着胸口狠狠一蹦,

“我现在就给大Boss打电话!”

……

台湾美女空姐王澜上演一场浪漫美丽邂逅

季亦承接到酒吧经理打来的电话时,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了。

他没穿衣服,裹着一条白浴巾,两条如长矛般的笔直性感大长腿露出来,正无比卖力的勾***引着身边的老婆。

“倾宝儿……”

又一声格外撩魂儿的喊,华丽的音质刻意压低了些,怎么听怎么像盛情邀约。

小女人趴着身子,手里拿iPad在刷微博,两条白白嫩嫩的小细腿还举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听见叫她,景倾歌努着小嘴,语气潦草的“嗯”了一声。

顿时,某季大Boss嘴角有点塌,他老婆居然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看都不看他了!

微博有他好看吗?!

哼!!

……

果断,男人愤恨咬牙,一鼓作气,继续开启小狼狗式的撒娇卖萌耍无赖。

他直接凑上来,一口咬在景倾歌睡衣吊带滑落的肩头,白皙如玉,细细滑滑的,极佳的触感,还有和他身上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该睡觉了。”倏地,季亦承喉咙微的一紧,唇齿摩挲。

景倾歌一下子痒痒的笑了起来,一扬手,“pia”一下拍在男人的邪魅脸蛋上,

“睡的,我还逛微博呢。”

这话一说,某大Boss已经情***切的脸色就像一阵西伯利亚寒风吹过来,瞬间,凉得……透透的了,还是结冰茬子的那种。

这才结婚多久啊,他就被自家老婆嫌弃到如此境地了吗?!竟然让他睡、睡他的?

┭┮﹏┭┮……

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季亦承无语凝噎,再一次深深意识到,如今他的家中地位真的是越来越岌岌可危了。

……

“美女,请问看见我媳妇儿了吗?”

景倾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瞪,怔了怔,就看见某厮正一脸求亲求抱求宠爱的妖孽表情,格外的……生无可。

“扑哧”一声,她直接没忍住笑了,也故作茫然的摊摊小手,

“没瞧见啊,找她呀。”

“嗯,当初那个说‘全世界季亦承第一帅’的小可爱,如今竟然让老公独守空闺,这十万吨的暴击伤害,如此漫漫长夜,简直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季亦承边说还边用一种“怎么还不安慰安慰我”的眼神瞄她。

“哈哈哈……”景倾歌终于彻底笑倒了,直接歪在他怀里,“大Boss,真的是戏精本人了啊。”

“所以还不快点亲亲我!” 【 .】,精彩免费!

跳跃着猩红烈焰,

“滚!”

瞬间,经理吓得俩腿一哆嗦,脚都软了。

谁都知道唐家少爷脾气爆,一点不比他老子当年弱,要真的给惹炸了毛,那后果……

真的,他连想都不敢想。

o(╥﹏╥)o……

经理把推车上的红酒全都放下,就赶紧撤出去了。

“经理,怎么办啊?”侍应生还在门外等着,一直没敢走。

经理把脑袋抵在门板上,从稍微打开的细门缝儿里瞥着眼使劲往里面看,眼睁睁的见着里面沙发上的男人又把那瓶伏加特喝了大半瓶,捂着胸口狠狠一蹦,

“我现在就给大Boss打电话!”

……

季亦承接到酒吧经理打来的电话时,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了。

他没穿衣服,裹着一条白浴巾,两条如长矛般的笔直性感大长腿露出来,正无比卖力的勾***引着身边的老婆。

“倾宝儿……”

又一声格外撩魂儿的喊,华丽的音质刻意压低了些,怎么听怎么像盛情邀约。

小女人趴着身子,手里拿iPad在刷微博,两条白白嫩嫩的小细腿还举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听见叫她,景倾歌努着小嘴,语气潦草的“嗯”了一声。

顿时,某季大Boss嘴角有点塌,他老婆居然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看都不看他了!

微博有他好看吗?!

哼!!

……

果断,男人愤恨咬牙,一鼓作气,继续开启小狼狗式的撒娇卖萌耍无赖。

他直接凑上来,一口咬在景倾歌睡衣吊带滑落的肩头,白皙如玉,细细滑滑的,极佳的触感,还有和他身上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该睡觉了。”倏地,季亦承喉咙微的一紧,唇齿摩挲。

景倾歌一下子痒痒的笑了起来,一扬手,“pia”一下拍在男人的邪魅脸蛋上,

“睡的,我还逛微博呢。”

这话一说,某大Boss已经情***切的脸色就像一阵西伯利亚寒风吹过来,瞬间,凉得……透透的了,还是结冰茬子的那种。

这才结婚多久啊,他就被自家老婆嫌弃到如此境地了吗?!竟然让他睡、睡他的?

┭┮﹏┭┮……

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季亦承无语凝噎,再一次深深意识到,如今他的家中地位真的是越来越岌岌可危了。

……

“美女,请问看见我媳妇儿了吗?”

景倾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瞪,怔了怔,就看见某厮正一脸求亲求抱求宠爱的妖孽表情,格外的……生无可。

“扑哧”一声,她直接没忍住笑了,也故作茫然的摊摊小手,

“没瞧见啊,找她呀。”

“嗯,当初那个说‘全世界季亦承第一帅’的小可爱,如今竟然让老公独守空闺,这十万吨的暴击伤害,如此漫漫长夜,简直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季亦承边说还边用一种“怎么还不安慰安慰我”的眼神瞄她。

“哈哈哈……”景倾歌终于彻底笑倒了,直接歪在他怀里,“大Boss,真的是戏精本人了啊。”

“所以还不快点亲亲我!”

【 .】,精彩免费!

跳跃着猩红烈焰,

“滚!”

瞬间,经理吓得俩腿一哆嗦,脚都软了。

谁都知道唐家少爷脾气爆,一点不比他老子当年弱,要真的给惹炸了毛,那后果……

真的,他连想都不敢想。

o(╥﹏╥)o……

经理把推车上的红酒全都放下,就赶紧撤出去了。

“经理,怎么办啊?”侍应生还在门外等着,一直没敢走。

经理把脑袋抵在门板上,从稍微打开的细门缝儿里瞥着眼使劲往里面看,眼睁睁的见着里面沙发上的男人又把那瓶伏加特喝了大半瓶,捂着胸口狠狠一蹦,

“我现在就给大Boss打电话!”

……

季亦承接到酒吧经理打来的电话时,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了。

他没穿衣服,裹着一条白浴巾,两条如长矛般的笔直性感大长腿露出来,正无比卖力的勾***引着身边的老婆。

“倾宝儿……”

又一声格外撩魂儿的喊,华丽的音质刻意压低了些,怎么听怎么像盛情邀约。

小女人趴着身子,手里拿iPad在刷微博,两条白白嫩嫩的小细腿还举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听见叫她,景倾歌努着小嘴,语气潦草的“嗯”了一声。

顿时,某季大Boss嘴角有点塌,他老婆居然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看都不看他了!

微博有他好看吗?!

哼!!

……

果断,男人愤恨咬牙,一鼓作气,继续开启小狼狗式的撒娇卖萌耍无赖。

他直接凑上来,一口咬在景倾歌睡衣吊带滑落的肩头,白皙如玉,细细滑滑的,极佳的触感,还有和他身上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该睡觉了。”倏地,季亦承喉咙微的一紧,唇齿摩挲。

景倾歌一下子痒痒的笑了起来,一扬手,“pia”一下拍在男人的邪魅脸蛋上,

“睡的,我还逛微博呢。”

这话一说,某大Boss已经情***切的脸色就像一阵西伯利亚寒风吹过来,瞬间,凉得……透透的了,还是结冰茬子的那种。

这才结婚多久啊,他就被自家老婆嫌弃到如此境地了吗?!竟然让他睡、睡他的?

┭┮﹏┭┮……

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季亦承无语凝噎,再一次深深意识到,如今他的家中地位真的是越来越岌岌可危了。

……

“美女,请问看见我媳妇儿了吗?”

景倾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瞪,怔了怔,就看见某厮正一脸求亲求抱求宠爱的妖孽表情,格外的……生无可。

“扑哧”一声,她直接没忍住笑了,也故作茫然的摊摊小手,

“没瞧见啊,找她呀。”

“嗯,当初那个说‘全世界季亦承第一帅’的小可爱,如今竟然让老公独守空闺,这十万吨的暴击伤害,如此漫漫长夜,简直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季亦承边说还边用一种“怎么还不安慰安慰我”的眼神瞄她。

“哈哈哈……”景倾歌终于彻底笑倒了,直接歪在他怀里,“大Boss,真的是戏精本人了啊。”

“所以还不快点亲亲我!”

【 .】,精彩免费!

跳跃着猩红烈焰,

“滚!”

瞬间,经理吓得俩腿一哆嗦,脚都软了。

谁都知道唐家少爷脾气爆,一点不比他老子当年弱,要真的给惹炸了毛,那后果……

真的,他连想都不敢想。

o(╥﹏╥)o……

经理把推车上的红酒全都放下,就赶紧撤出去了。

“经理,怎么办啊?”侍应生还在门外等着,一直没敢走。

经理把脑袋抵在门板上,从稍微打开的细门缝儿里瞥着眼使劲往里面看,眼睁睁的见着里面沙发上的男人又把那瓶伏加特喝了大半瓶,捂着胸口狠狠一蹦,

“我现在就给大Boss打电话!”

……

季亦承接到酒吧经理打来的电话时,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了。

他没穿衣服,裹着一条白浴巾,两条如长矛般的笔直性感大长腿露出来,正无比卖力的勾***引着身边的老婆。

“倾宝儿……”

又一声格外撩魂儿的喊,华丽的音质刻意压低了些,怎么听怎么像盛情邀约。

小女人趴着身子,手里拿iPad在刷微博,两条白白嫩嫩的小细腿还举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听见叫她,景倾歌努着小嘴,语气潦草的“嗯”了一声。

顿时,某季大Boss嘴角有点塌,他老婆居然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看都不看他了!

微博有他好看吗?!

哼!!

……

果断,男人愤恨咬牙,一鼓作气,继续开启小狼狗式的撒娇卖萌耍无赖。

他直接凑上来,一口咬在景倾歌睡衣吊带滑落的肩头,白皙如玉,细细滑滑的,极佳的触感,还有和他身上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该睡觉了。”倏地,季亦承喉咙微的一紧,唇齿摩挲。

景倾歌一下子痒痒的笑了起来,一扬手,“pia”一下拍在男人的邪魅脸蛋上,

“睡的,我还逛微博呢。”

这话一说,某大Boss已经情***切的脸色就像一阵西伯利亚寒风吹过来,瞬间,凉得……透透的了,还是结冰茬子的那种。

这才结婚多久啊,他就被自家老婆嫌弃到如此境地了吗?!竟然让他睡、睡他的?

┭┮﹏┭┮……

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季亦承无语凝噎,再一次深深意识到,如今他的家中地位真的是越来越岌岌可危了。

……

“美女,请问看见我媳妇儿了吗?”

景倾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瞪,怔了怔,就看见某厮正一脸求亲求抱求宠爱的妖孽表情,格外的……生无可。

“扑哧”一声,她直接没忍住笑了,也故作茫然的摊摊小手,

“没瞧见啊,找她呀。”

“嗯,当初那个说‘全世界季亦承第一帅’的小可爱,如今竟然让老公独守空闺,这十万吨的暴击伤害,如此漫漫长夜,简直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季亦承边说还边用一种“怎么还不安慰安慰我”的眼神瞄她。

“哈哈哈……”景倾歌终于彻底笑倒了,直接歪在他怀里,“大Boss,真的是戏精本人了啊。”

“所以还不快点亲亲我!”

【 .】,精彩免费!

跳跃着猩红烈焰,

“滚!”

瞬间,经理吓得俩腿一哆嗦,脚都软了。

谁都知道唐家少爷脾气爆,一点不比他老子当年弱,要真的给惹炸了毛,那后果……

真的,他连想都不敢想。

o(╥﹏╥)o……

经理把推车上的红酒全都放下,就赶紧撤出去了。

“经理,怎么办啊?”侍应生还在门外等着,一直没敢走。

经理把脑袋抵在门板上,从稍微打开的细门缝儿里瞥着眼使劲往里面看,眼睁睁的见着里面沙发上的男人又把那瓶伏加特喝了大半瓶,捂着胸口狠狠一蹦,

“我现在就给大Boss打电话!”

……

季亦承接到酒吧经理打来的电话时,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了。

他没穿衣服,裹着一条白浴巾,两条如长矛般的笔直性感大长腿露出来,正无比卖力的勾***引着身边的老婆。

“倾宝儿……”

又一声格外撩魂儿的喊,华丽的音质刻意压低了些,怎么听怎么像盛情邀约。

小女人趴着身子,手里拿iPad在刷微博,两条白白嫩嫩的小细腿还举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听见叫她,景倾歌努着小嘴,语气潦草的“嗯”了一声。

顿时,某季大Boss嘴角有点塌,他老婆居然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看都不看他了!

微博有他好看吗?!

哼!!

……

果断,男人愤恨咬牙,一鼓作气,继续开启小狼狗式的撒娇卖萌耍无赖。

他直接凑上来,一口咬在景倾歌睡衣吊带滑落的肩头,白皙如玉,细细滑滑的,极佳的触感,还有和他身上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该睡觉了。”倏地,季亦承喉咙微的一紧,唇齿摩挲。

景倾歌一下子痒痒的笑了起来,一扬手,“pia”一下拍在男人的邪魅脸蛋上,

“睡的,我还逛微博呢。”

这话一说,某大Boss已经情***切的脸色就像一阵西伯利亚寒风吹过来,瞬间,凉得……透透的了,还是结冰茬子的那种。

这才结婚多久啊,他就被自家老婆嫌弃到如此境地了吗?!竟然让他睡、睡他的?

┭┮﹏┭┮……

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季亦承无语凝噎,再一次深深意识到,如今他的家中地位真的是越来越岌岌可危了。

……

“美女,请问看见我媳妇儿了吗?”

景倾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瞪,怔了怔,就看见某厮正一脸求亲求抱求宠爱的妖孽表情,格外的……生无可。

“扑哧”一声,她直接没忍住笑了,也故作茫然的摊摊小手,

“没瞧见啊,找她呀。”

“嗯,当初那个说‘全世界季亦承第一帅’的小可爱,如今竟然让老公独守空闺,这十万吨的暴击伤害,如此漫漫长夜,简直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季亦承边说还边用一种“怎么还不安慰安慰我”的眼神瞄她。

“哈哈哈……”景倾歌终于彻底笑倒了,直接歪在他怀里,“大Boss,真的是戏精本人了啊。”

“所以还不快点亲亲我!”

【 .】,精彩免费!

跳跃着猩红烈焰,

“滚!”

瞬间,经理吓得俩腿一哆嗦,脚都软了。

谁都知道唐家少爷脾气爆,一点不比他老子当年弱,要真的给惹炸了毛,那后果……

真的,他连想都不敢想。

o(╥﹏╥)o……

经理把推车上的红酒全都放下,就赶紧撤出去了。

“经理,怎么办啊?”侍应生还在门外等着,一直没敢走。

经理把脑袋抵在门板上,从稍微打开的细门缝儿里瞥着眼使劲往里面看,眼睁睁的见着里面沙发上的男人又把那瓶伏加特喝了大半瓶,捂着胸口狠狠一蹦,

“我现在就给大Boss打电话!”

……

季亦承接到酒吧经理打来的电话时,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了。

他没穿衣服,裹着一条白浴巾,两条如长矛般的笔直性感大长腿露出来,正无比卖力的勾***引着身边的老婆。

“倾宝儿……”

又一声格外撩魂儿的喊,华丽的音质刻意压低了些,怎么听怎么像盛情邀约。

小女人趴着身子,手里拿iPad在刷微博,两条白白嫩嫩的小细腿还举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听见叫她,景倾歌努着小嘴,语气潦草的“嗯”了一声。

顿时,某季大Boss嘴角有点塌,他老婆居然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看都不看他了!

微博有他好看吗?!

哼!!

……

果断,男人愤恨咬牙,一鼓作气,继续开启小狼狗式的撒娇卖萌耍无赖。

他直接凑上来,一口咬在景倾歌睡衣吊带滑落的肩头,白皙如玉,细细滑滑的,极佳的触感,还有和他身上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该睡觉了。”倏地,季亦承喉咙微的一紧,唇齿摩挲。

景倾歌一下子痒痒的笑了起来,一扬手,“pia”一下拍在男人的邪魅脸蛋上,

“睡的,我还逛微博呢。”

这话一说,某大Boss已经情***切的脸色就像一阵西伯利亚寒风吹过来,瞬间,凉得……透透的了,还是结冰茬子的那种。

这才结婚多久啊,他就被自家老婆嫌弃到如此境地了吗?!竟然让他睡、睡他的?

┭┮﹏┭┮……

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季亦承无语凝噎,再一次深深意识到,如今他的家中地位真的是越来越岌岌可危了。

……

“美女,请问看见我媳妇儿了吗?”

景倾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瞪,怔了怔,就看见某厮正一脸求亲求抱求宠爱的妖孽表情,格外的……生无可。

“扑哧”一声,她直接没忍住笑了,也故作茫然的摊摊小手,

“没瞧见啊,找她呀。”

“嗯,当初那个说‘全世界季亦承第一帅’的小可爱,如今竟然让老公独守空闺,这十万吨的暴击伤害,如此漫漫长夜,简直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季亦承边说还边用一种“怎么还不安慰安慰我”的眼神瞄她。

“哈哈哈……”景倾歌终于彻底笑倒了,直接歪在他怀里,“大Boss,真的是戏精本人了啊。”

“所以还不快点亲亲我!”

【 .】,精彩免费!

跳跃着猩红烈焰,

“滚!”

瞬间,经理吓得俩腿一哆嗦,脚都软了。

谁都知道唐家少爷脾气爆,一点不比他老子当年弱,要真的给惹炸了毛,那后果……

真的,他连想都不敢想。

o(╥﹏╥)o……

经理把推车上的红酒全都放下,就赶紧撤出去了。

“经理,怎么办啊?”侍应生还在门外等着,一直没敢走。

经理把脑袋抵在门板上,从稍微打开的细门缝儿里瞥着眼使劲往里面看,眼睁睁的见着里面沙发上的男人又把那瓶伏加特喝了大半瓶,捂着胸口狠狠一蹦,

“我现在就给大Boss打电话!”

……

季亦承接到酒吧经理打来的电话时,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了。

他没穿衣服,裹着一条白浴巾,两条如长矛般的笔直性感大长腿露出来,正无比卖力的勾***引着身边的老婆。

“倾宝儿……”

又一声格外撩魂儿的喊,华丽的音质刻意压低了些,怎么听怎么像盛情邀约。

小女人趴着身子,手里拿iPad在刷微博,两条白白嫩嫩的小细腿还举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听见叫她,景倾歌努着小嘴,语气潦草的“嗯”了一声。

顿时,某季大Boss嘴角有点塌,他老婆居然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看都不看他了!

微博有他好看吗?!

哼!!

……

果断,男人愤恨咬牙,一鼓作气,继续开启小狼狗式的撒娇卖萌耍无赖。

他直接凑上来,一口咬在景倾歌睡衣吊带滑落的肩头,白皙如玉,细细滑滑的,极佳的触感,还有和他身上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该睡觉了。”倏地,季亦承喉咙微的一紧,唇齿摩挲。

景倾歌一下子痒痒的笑了起来,一扬手,“pia”一下拍在男人的邪魅脸蛋上,

“睡的,我还逛微博呢。”

这话一说,某大Boss已经情***切的脸色就像一阵西伯利亚寒风吹过来,瞬间,凉得……透透的了,还是结冰茬子的那种。

这才结婚多久啊,他就被自家老婆嫌弃到如此境地了吗?!竟然让他睡、睡他的?

┭┮﹏┭┮……

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季亦承无语凝噎,再一次深深意识到,如今他的家中地位真的是越来越岌岌可危了。

……

“美女,请问看见我媳妇儿了吗?”

景倾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瞪,怔了怔,就看见某厮正一脸求亲求抱求宠爱的妖孽表情,格外的……生无可。

“扑哧”一声,她直接没忍住笑了,也故作茫然的摊摊小手,

“没瞧见啊,找她呀。”

“嗯,当初那个说‘全世界季亦承第一帅’的小可爱,如今竟然让老公独守空闺,这十万吨的暴击伤害,如此漫漫长夜,简直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季亦承边说还边用一种“怎么还不安慰安慰我”的眼神瞄她。

“哈哈哈……”景倾歌终于彻底笑倒了,直接歪在他怀里,“大Boss,真的是戏精本人了啊。”

“所以还不快点亲亲我!”

【 .】,精彩免费!

跳跃着猩红烈焰,

“滚!”

瞬间,经理吓得俩腿一哆嗦,脚都软了。

谁都知道唐家少爷脾气爆,一点不比他老子当年弱,要真的给惹炸了毛,那后果……

真的,他连想都不敢想。

o(╥﹏╥)o……

经理把推车上的红酒全都放下,就赶紧撤出去了。

“经理,怎么办啊?”侍应生还在门外等着,一直没敢走。

经理把脑袋抵在门板上,从稍微打开的细门缝儿里瞥着眼使劲往里面看,眼睁睁的见着里面沙发上的男人又把那瓶伏加特喝了大半瓶,捂着胸口狠狠一蹦,

“我现在就给大Boss打电话!”

……

季亦承接到酒吧经理打来的电话时,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了。

他没穿衣服,裹着一条白浴巾,两条如长矛般的笔直性感大长腿露出来,正无比卖力的勾***引着身边的老婆。

“倾宝儿……”

又一声格外撩魂儿的喊,华丽的音质刻意压低了些,怎么听怎么像盛情邀约。

小女人趴着身子,手里拿iPad在刷微博,两条白白嫩嫩的小细腿还举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听见叫她,景倾歌努着小嘴,语气潦草的“嗯”了一声。

顿时,某季大Boss嘴角有点塌,他老婆居然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看都不看他了!

微博有他好看吗?!

哼!!

……

果断,男人愤恨咬牙,一鼓作气,继续开启小狼狗式的撒娇卖萌耍无赖。

他直接凑上来,一口咬在景倾歌睡衣吊带滑落的肩头,白皙如玉,细细滑滑的,极佳的触感,还有和他身上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该睡觉了。”倏地,季亦承喉咙微的一紧,唇齿摩挲。

景倾歌一下子痒痒的笑了起来,一扬手,“pia”一下拍在男人的邪魅脸蛋上,

“睡的,我还逛微博呢。”

这话一说,某大Boss已经情***切的脸色就像一阵西伯利亚寒风吹过来,瞬间,凉得……透透的了,还是结冰茬子的那种。

这才结婚多久啊,他就被自家老婆嫌弃到如此境地了吗?!竟然让他睡、睡他的?

┭┮﹏┭┮……

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季亦承无语凝噎,再一次深深意识到,如今他的家中地位真的是越来越岌岌可危了。

……

“美女,请问看见我媳妇儿了吗?”

景倾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瞪,怔了怔,就看见某厮正一脸求亲求抱求宠爱的妖孽表情,格外的……生无可。

“扑哧”一声,她直接没忍住笑了,也故作茫然的摊摊小手,

“没瞧见啊,找她呀。”

“嗯,当初那个说‘全世界季亦承第一帅’的小可爱,如今竟然让老公独守空闺,这十万吨的暴击伤害,如此漫漫长夜,简直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季亦承边说还边用一种“怎么还不安慰安慰我”的眼神瞄她。

“哈哈哈……”景倾歌终于彻底笑倒了,直接歪在他怀里,“大Boss,真的是戏精本人了啊。”

“所以还不快点亲亲我!”

【 .】,精彩免费!

跳跃着猩红烈焰,

“滚!”

瞬间,经理吓得俩腿一哆嗦,脚都软了。

谁都知道唐家少爷脾气爆,一点不比他老子当年弱,要真的给惹炸了毛,那后果……

真的,他连想都不敢想。

o(╥﹏╥)o……

经理把推车上的红酒全都放下,就赶紧撤出去了。

“经理,怎么办啊?”侍应生还在门外等着,一直没敢走。

经理把脑袋抵在门板上,从稍微打开的细门缝儿里瞥着眼使劲往里面看,眼睁睁的见着里面沙发上的男人又把那瓶伏加特喝了大半瓶,捂着胸口狠狠一蹦,

“我现在就给大Boss打电话!”

……

季亦承接到酒吧经理打来的电话时,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了。

他没穿衣服,裹着一条白浴巾,两条如长矛般的笔直性感大长腿露出来,正无比卖力的勾***引着身边的老婆。

“倾宝儿……”

又一声格外撩魂儿的喊,华丽的音质刻意压低了些,怎么听怎么像盛情邀约。

小女人趴着身子,手里拿iPad在刷微博,两条白白嫩嫩的小细腿还举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听见叫她,景倾歌努着小嘴,语气潦草的“嗯”了一声。

顿时,某季大Boss嘴角有点塌,他老婆居然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看都不看他了!

微博有他好看吗?!

哼!!

……

果断,男人愤恨咬牙,一鼓作气,继续开启小狼狗式的撒娇卖萌耍无赖。

他直接凑上来,一口咬在景倾歌睡衣吊带滑落的肩头,白皙如玉,细细滑滑的,极佳的触感,还有和他身上一样的沐浴露香味。

“该睡觉了。”倏地,季亦承喉咙微的一紧,唇齿摩挲。

景倾歌一下子痒痒的笑了起来,一扬手,“pia”一下拍在男人的邪魅脸蛋上,

“睡的,我还逛微博呢。”

这话一说,某大Boss已经情***切的脸色就像一阵西伯利亚寒风吹过来,瞬间,凉得……透透的了,还是结冰茬子的那种。

这才结婚多久啊,他就被自家老婆嫌弃到如此境地了吗?!竟然让他睡、睡他的?

┭┮﹏┭┮……

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季亦承无语凝噎,再一次深深意识到,如今他的家中地位真的是越来越岌岌可危了。

……

“美女,请问看见我媳妇儿了吗?”

景倾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瞪,怔了怔,就看见某厮正一脸求亲求抱求宠爱的妖孽表情,格外的……生无可。

“扑哧”一声,她直接没忍住笑了,也故作茫然的摊摊小手,

“没瞧见啊,找她呀。”

“嗯,当初那个说‘全世界季亦承第一帅’的小可爱,如今竟然让老公独守空闺,这十万吨的暴击伤害,如此漫漫长夜,简直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季亦承边说还边用一种“怎么还不安慰安慰我”的眼神瞄她。

“哈哈哈……”景倾歌终于彻底笑倒了,直接歪在他怀里,“大Boss,真的是戏精本人了啊。”

“所以还不快点亲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