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沈七夜与林初雪一起洗漱。

林初雪满嘴泡沫的问道:“沈七夜,你哪来的二十万?”

昨晚听沈七夜夸下的海口,她还是觉得不放心。

她最怕沈七夜借钱给她过生日,就林初雪这种小财迷的性格,一想到利息,还有林海峰说不收份子钱,她的心都在滴血啊。

沈七夜笑道:“我没有二十万,但是现在的酒店不都可以打折的吗?”

林初雪恍然大悟:“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我们找一家能打折,而且档次别太低的酒店就行了,这样应该几万块钱就够了。”

但是沈七夜回东海市没多久,要找到这样的酒店,还得找她的表姐,唐灵。

市里,林初雪坐在了唐灵的办公室,有些难以启齿。

一看就有事,唐灵叹气的说道:“今天你找我又办什么事?”

林初雪赔笑:“表姐…..过几天我生日,你不是人面广吗,我想让你帮我找一家环境好点的西餐厅,最好是带花园的那种。”

唐灵一愣,抬头瞪圆了美眸盯着林初雪,哈哈大笑:“林初雪,这事情你应该去找沈七夜啊,他不是很牛逼,你还找我干什么。”

上一回,沈七夜父亲的忌日,唐家没有一个人,曾经闹过变扭,林初雪知道唐灵肯定是要拿这件事,取笑自己。

红唇妹荷塘边的纯美笑颜

笑就笑呗,又不能当钱花。

“表姐,你可是老唐家最有本事的人了,你不救我,我们林家这次可真要死定了。”林初雪一脸的郁闷。

林初雪可是唐灵姐妹中,长的最漂亮的一个,可惜却嫁给了沈七夜这种废物,连自己老婆的生日都操办不好。

唐灵说了实话:“初雪,不是我不帮你。”

“东海与乌华两地合并,现在有大量的考察团,哪还有什么打折的酒店,现在东海市的星级都快饱和了。”

两地合并,涉及到太多的东西,光这个月的考察团都来了十几拨,酒店都被包场了。

这时候想找酒店,那肯定要过硬的背景啊。

林初雪的俏脸瞬间难看无比,怪不得姜家会在自己家半生日宴会,原来连他们都找不到像样的酒店啊。

更何况是他们这种小门小户啊。

林初雪的肝都在滴血啊:“表姐,这么说酒店都涨价了啊?”

唐灵闷哼一声:“废话,现在整个东海市上档次的酒店,也就白云山庄有位置,但是凭你们林家,人家连桌子都不会租给你们。”

虽然唐灵因为沈七夜的事情迁怒于林初雪,但毕竟是亲姐妹,这事她还真是爱莫能助。

等到林初雪从市里出来时,那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这时,沈七夜已经找了一天的酒店,但是唐灵说的没错,这几天东海市稍微上档次的酒店都饱满。

东海市只是一个三流城市,两地合并,以各种名义下来的考察团,直接将东海市的酒店都包了。

而且价格还奇贵。

沈七夜只好找到了白云山庄。

白云山庄,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却是按照六星级的标准建设,山庄内还自带小型的高尔夫球场,这正是标准的宴会场地。

因为林海峰说要比姜家办的好,有草地,有西式自助,白云山庄最合适不过。

“这个地方真不错。”站到小山坡上远远的眺望,沈七夜更加满意了。

依山傍水,绿油油的草地,到时候西餐加自助烧烤,光是想象一下,沈七夜都觉得林家会满意。

只要能让林初雪高兴,沈七夜觉得今天就没算白跑。

“那谁谁谁,你赶紧下来。”一个保安大声呵斥的说道。

沈七夜说道:“有什么问题?”

保安没好气的说道:“这里是私人场地,不许外人进入。”

这时,一辆观光车从沈七夜的身边经过,车上有一男两女,看样子也是来玩的。

“那他们为什么能进去。”好不容易找到的场地,沈七夜肯定不会放弃。

保安冷哼,明显看不起沈七夜:“你谁啊,你怎么能跟他们比,他们是超级VIP,你要是能拿出一张会员卡,老子也放你进去。”

“穷逼,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敢往里面闯,今天你还是遇见我,不然小心把你腿给打断。”

沈七夜拨通了赵龙的电话。

“我去,你还打电话叫人?”

保安看见沈七夜在打电话,笑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好啊,你叫个牛逼的人出来看看。”

“你他妈的今天要是能进去,老子今天吃草。”

没多过久,一个胸口挂总经理牌子的中年男子,飞奔了过来。

在那个小保安匪夷所思的目光下,到了沈七夜跟前,毕恭毕敬的说道:“您是沈先生?”

沈七夜点了点头。

吴经理内心那个握草,刚才小保安骂骂咧咧了上百个字,他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啊。

啪的一下,吴经理反手给了那个小保安一巴掌:“你他妈的眼睛瞎了,这是沈先生,彪哥的贵客,得罪了彪哥,你是不是不想在东海混了?”

小保安差点没吓尿啊!

都是在服务行业呆着,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陈彪的大名,瞬间被吓的身打摆子,那模样就像是青天白日见鬼了般。

沈七夜却是心不在焉,他明明是给赵龙打电话,怎么会是陈彪出面?

因为阿飞跟马美丽的声音,他对陈彪一直没你什么好感,但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事情。

“吴经理,你在前面带路陪我转转。”沈七夜懒得一个小保安计较,他现在只想赶紧把林初雪的生日给安排妥当。

“是,是,沈先生您这边请。”

说着,吴经理狠狠的瞪了一眼小保安,既然沈七夜不想计较,他也懒得深究,一脸狗腿的在前面带路。

刚才的那一男两女,正向这边走来。

那两个女的二十岁出头,学生样子,而那男的应该是个富二代,一手直接抱住了两个,这一幕说不出的淫荡。

绿衣服的女孩说道:“白少,那我们可说定了,9号这个场子你给我们借用下。”

红衣服的女孩添油加醋的说道:“是啊是啊,白少,最好你能送我们一点酒水。”

白玉堂嘿嘿笑道:“那要看你们今天能不能把我给伺候舒服了。”

二十岁出头,正是装逼的岁月,她们什么都豁得出去。

绿衣服的女孩说道:“白少,这里不正好有湖嘛,待会我们一块游泳吧,不穿的那种喔。”

“哎呀,你们好坏。”

红衣服女孩虽然一脸的埋怨,但是那表情却是乐意至极。

毕竟能被白少玩,传出去都是面子啊。

更何况能包下这么大的场子来玩,还有免费的酒水,这可是省了十几万块钱呢。

这时,白玉堂见到了沈七夜,很是不爽的说道:“吴经理,赶快让这小子滚,待会我要跟两个小美女一块游泳。”

说完,他就搂着那两个小美女向湖边走去。

“他是谁?”沈七夜眉头微皱。

他倒不至于跟一个纨绔子弟计较,但他远远的就听到,那两个女的9号要包了这里,这不是撞日子了吗?

因为林初雪的生日,正是9号。

吴经理一脸的尴尬,陈彪他得罪不起,白玉堂他更得罪不起啊。

“沈先生,他是我们白云山庄的少东家。”

沈七夜直接笑了:“白云飞的儿子?”

白云飞不就是东星屠宰场的主人吗?

难怪这个酒店的名字这么耳熟,原来是他的产业。

吴经理微微一愣,他万万没想到,沈七夜竟然说出白云飞的名字。

“沈先生,您认识我们白总?”吴经理好奇的问道。

“有点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