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了华清,长公主先替沈清曦说明了来意。

华清微讶道,“只是不知令妹脸上的伤痕因何造成的?”

沈清曦忙道,“最开始是中了蜂毒,后来用错了药,然后伤势越来越重,再然后伤口开始发溃,好了之后就留了疤,倒是没多长时间,两个月不到的样子。”

华清听着点了点头,放下了手头的医书道,“那就好,只要时间不长,问题不大,这样,我们先去看看病人。”

沈清曦满眸喜色,“太感谢您了。”

华清一笑,“你既然让我叫你的名字,怎么还对我一口一个‘您’的,这样我可受不起了。”

沈清曦歪了歪脑袋,“好,那我就不和先生讲究这些了,先生现在能跟我去相府吗?”

长公主在旁道,“我还没去过相府,不如我也去看看?”

沈清曦一听这话顿时苦笑,“公主殿下去自然是让相府蓬荜生辉的,只是相府没个准备。”

长公主无奈笑道,“我去也只是随便看看,哪里需要什么准备了?你和我也讲这些?”

沈清曦摇了摇头,“既然如此,那就请长公主去我院子里坐坐。”

长公主极少出门,如今有了沈清曦这个小友,自然也愿意去相府走动走动,长公主很快吩咐人准备车马,没多时马车就安排好了,两辆大马车,长公主和沈清曦一辆,后面一辆则是华清的马车,后面又跟着十多轻骑护卫,不算张扬的往相府而去,马车上,长公主问道,“你这个妹妹是相府二房的独女?”

小诺的流光溢彩

沈清曦点了点头,“正是……”

长公主双眸微眯,“你们二房的事我倒也知道一二。”

沈清曦闻言苦笑一下,“让您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