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秦风总感觉,这一切的背后,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控着一切!

断虚谷是棋盘,众人为棋子,所有人都落入了这幅棋盘之中!

其中,可能也包括他们!

“难道真是极天门干的吗?”

他猜测道。

至少从眼下来看,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

他觉得,这断虚谷中的禁制法阵被破,很可能就是极天门所为,他们破了当中的禁制,然后再嫁祸给剑谷。

至于他们是怎么做到的,目的又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秦风忽然又想起先前差点就要对他动手的那个王无忌,还有那背后有一轮明月异象,穿着白色纱衣的绝美女子。

那两人显然都很不简单,但当时,从两人的口吻上来看,显然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所以才会离他而去,否则那叫王无忌的人恐怕就要和他动手了!

现在想来,这两人要做的事,多半也是和断虚谷中发生的事相关。

总之,眼下的断虚谷,暗流涌动,十分地复杂,可能会有大事发生!

清纯美丽mm田间写真图片

妙凡音开口了:“公子,还记得先前我曾告诉你,我们是奉了我家主子的令来帮你的吗?”

“当然记得!”秦风回应,低头思索片刻,便笑着猜测道:“各位姐姐的主人,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就是妙音阁的圣女,云嫣仙子吧?”

“公子之聪慧,当真是世间罕见!”妙凡音宛然而笑:“不错,我们确实是奉了我们家圣女的令来帮你的!”

“说起来我到时有些奇怪,妙音阁不是不出世的吗,为何这一次,各位姐姐会出现在断虚谷外,又为何会帮我?”秦风有些疑惑。

“据我所知,妙音阁中应该是有某些法令,禁止宗门弟子外出的吧?”

妙凡音笑道:“公子倒是对我们妙音阁了解的不少,不过,公子大概误会了,我方才所说,我们是奉了我们圣女的命令来找你,并非是妙音阁!”

“什么意思?”秦风不解。

“妙法九女,在妙音阁中的地位很特殊,专为圣女而立,除了圣女之外,不听命于任何人,连阁主都不能对我们下达命令!”妙凡音笑着解释。

“也就是说,这只是你们家圣女自己的意思?”秦风又问道。

“不错!”妙凡音点头。

“她为何帮我?”秦风继续问道。

“因为……公子你的身份!”妙凡音回应道。

“我的身份?”

妙凡音笑了:“公子恐怕还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许多人眼里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吧?”

秦风愈发不解了。

“我的身份,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妙凡音笑着说道:“公子乃那位传说中的帝星大人之后,难道还不够特殊吗?”

“而且,现在已经在鸿蒙之中开始慢慢传开了,虽然有人刻意封锁消息,但总归还是落入了一些人的耳朵里!”“在绝大部分人眼里,帝星大人是地球的传奇,是地球最后的荣光,可在某些人眼里,帝星大人却是一个该死上千万次的人物,他们恨极了帝星大人,自然不会放过你这一

位传说中的帝星大人之后!”

“又是帝星!”

秦风顿时皱眉,莫名其妙的,他似乎就和这个叫帝星的男人扯上了不少关系,有不少人都以为他是帝星的后代!

他微微摇头,叹息道:“非常抱歉,各位姐姐,你们猜错了!”

“我姓秦名风,并不是什么帝星之后,我没这么厉害的身份,恰恰相反,我的身份,属于在鸿蒙之中被人歧视的那一列,我是从外界来的!”

“这一点,我的爱人樱子可以作证,她是与我一同从外界进来的。”

佐伊樱子也是连连点头:“我老公说的不错,我们都是从外界来的!”

“很遗憾,让各位姐姐失望了!”秦风摊手道。

“不!”妙凡音却是果断摇头,一脸坚毅,认定了秦风:“不会有错的,就算你不是帝星大人的后代,也绝对和他有很大的关系!”

“我可以完确定这一点!”

看着妙凡音如此笃定的模样,秦风不说话了,说实话,连他自己都有些不确定了!

当初他大战谷炎,身消道陨,照理说,他应该已经死了!

可他却没死,而是神魂分离成了无数片,在天地万界中穿梭徘徊,见识了许多,之后回归后,实力更是暴涨,一跃跳到无距境!

后来,他才知道,这是神魂不灭,而纵观古史,出现神魂不灭的,只有帝星一人!

而且,在神剑峰中,连帝灵剑玉都认可了他,还有鬼王邪诸,也是一副有什么话没有告诉他的模样。

这让他不得不做出怀疑!

难道他真的和帝星有什么关系吗?

不过他也有些奇怪,为何妙凡音会如此肯定?

似是看出了秦风心中的困惑,妙凡音笑着解释道:“妙音阁亲近天地,对大道领悟很深,尤其是圣女,更是以天为祭,由天道选拔而出,天生就对天道有感悟!”

“因而,妙音阁历任圣女都拥有三次感应天道获得预言的机会,我们这一任圣女,也就是云嫣仙子曾经便感知到了一次天道预言,在预言中,公子你的身影出现了!”

“而除了你之外,那位传说中的帝星大人也出现了!”

“所以,我们才会认定,你是帝星大人的后裔,即便不是,你也必然与帝星大人有某种千丝万缕的关系!”

“或许吧!”

秦风低头呢喃。

妙凡音笑道:“妙音阁的创教祖师妙音道祖之所以能创立妙音阁,并且在过了无数岁月后的至今依然处于鼎盛,便是因为帝星大人曾提点过的缘故!”

“而且帝星大人曾经为地球而战,给地球带来了无上荣光,若非如此,妙法宝术不会有今日的成果,所以,不管是哪一点,公子之事都值得我们相助!”

“当然,虽然这一次我们替公子解了围,但公子也需打起十二分的警惕!”

“为何?”秦风问道。

妙凡音道:“正如我方才所说,有我们这样保护公子的存在出现,自然也会有那些想要杀了公子的存在出现!”“而这样的人,眼下,就有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