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漂亮的女生,这些体育生不是没见过。可是如此漂亮,可以称得上倾国倾城的女生,他们真的是头一次见。

“不愧是这届的校花,要是能够一亲芳泽,就算是让我死,我也愿意啊!她们朝我过来了,是朝我过来了!”

“明明是我好么?们别自作多情了!”

“们谁都别跟我抢,徐雅婷是我的!”

一时间,几人几乎快扭打在了一团,就连胡子凡也不禁在徐雅婷的身上多看了几眼,周围其他路过的男生也都顿住了脚步,一动不动的看着徐雅婷。

“请问,们是体育系的么?”

徐雅婷浅浅一笑,清纯的笑容瞬间颠倒众生,看到徐雅婷的这一抹笑容的男生,一颗心几乎都快融化。

“对对对,我们就是体育系的,我叫张达,昨天在主席台上,们应该见过我,我得过三届的长跑冠军,还是跆拳道黑带。”

见到徐雅婷,张达恨不得将所有的荣誉都讲出来,好让徐雅婷对他心生崇拜。

其他男生也不甘人后,纷纷介绍起自己来,此时的他们又不禁感激起萧然来,没有昨天的荣耀介绍,他们今天怎么可能得到校花的亲切问候呢?

“我是想找们的教官的,们谁能告诉我,他在哪里么?”听到这些人介绍自己,徐雅婷秀眉微微一皱,直接说明了来意。

听到徐雅婷这话,胡子凡立刻站到了徐雅婷的面前:“这位美女,我是胡子凡,是萧教官刚刚任命的副手,萧教官不在,一切事情就全权由我负责,如果有什么帮助,尽管找我就行。

清丽脱俗白净和服美女居家图片

这样吧,等萧教官来了之后,我就通知,告诉我的手机号码就行。”

胡子凡虽然人高马壮,但也不傻,当即就想到了如何要到徐雅婷的手机号码。

其余人见到这一幕,眼中纷纷露出艳羡的神情,他们知道当萧然的副手有好处,但是他们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好处。

“不知道我们新生的校花和萧教官什么关系呢?会让校花亲自来找他!”张达有些疑惑道。

“哼,就他那副模样和身材,校花怎么可能和他有关系,我已经打听好了,徐雅婷是海城有钱人家的二小姐,一个教官,不可能和她有任何的交集的。”不知何时,熊坦已经站在了张达的面前。

“哦?”

张达几人望向了熊坦,脸上顿时露出了然的神色来。

“只是校花既然不认识萧教官,那她为什么又会来找萧教官呢?”有人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哼,无非就是今天那个姓萧的出了风头而已,校花也是人,也会有好奇心!”

熊坦撇撇嘴,旋即嘴角腾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看我的!”

说完,朝着徐雅婷和萧歆月就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徐雅婷同学,好,我叫熊坦,我也是从海城过来的,我们还是老乡呢!”

熊坦尽管长的五大三粗,仿佛一个铁塔,可和徐雅婷说起话来却是斯文有礼。

“嗯。”

徐雅婷微微颔首,在熊坦身上停顿了半秒之后就望向了远方,朝着远处的道路看去,眼中流露出明显的焦急之色。

“徐雅婷同学,是想找萧教官?”直接被忽视的熊坦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后,继续问道。

“嗯。”

依旧是不咸不淡的回答,而这次,徐雅婷看都没再看熊坦一眼。

熊坦眼睛一眯,心里一股火气顿时油然而生,虽然他算不上英俊潇洒,可也是孔武有力,如今被人如此赤果果的忽视,还是头一遭。

“徐雅婷同学,我可能知道萧教官在哪里,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他貌似在和一个长得相当漂亮的女的在说悄悄话,两人的关系似乎相当的亲密。”

见徐雅婷不理会自己,熊坦眼珠子一转,直接编出了一个具有话题性的谎言。

此话一出,徐雅婷和萧歆月两人顿时杏眼一凝,直直的盯在熊坦的身上,饶是熊坦五大三粗,却也在两人凝视的目光中背后微微发寒。

猛然间,他似乎明白了校花徐雅婷似乎和萧然真的认识,要不然,她们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嘿嘿,姓萧的,会分化我们,那我也让尝尝被分化的滋味!”虽然对萧然可能认识徐雅婷这种事心里有点不爽,可能够给萧然添油加醋的加点料,他还是愿意干的,尽管他并没有看到,是在编造谎言。

可这种能够分化萧然和徐雅婷,以及能够和徐雅婷搭讪多说几句话的机会,他又怎能轻易错过?

“那个女子年纪差不多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吧,长的可谓是倾国倾城,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英气和成熟女人的魅力,属于那种男人见了就走不动道的类型!依我看,那个女子很有可能就是我们学校的,说不定,还是我们的老师呢。”

按照自己脑海中的想象,凭空编造出了这样一个人物,熊坦说的是绘声绘色,仿佛真的就是自己亲身经历了一般。

而根据他的描述,在场的不少男生眼睛都直了,按熊坦的说法,这个女人,那断然是祸水级别的啊,比起徐雅婷来,恐怕都不遑多让。

“卧槽,萧教官艳福不浅啊,短短一天之内就勾搭上了女老师?我等简直就是羡慕嫉妒恨啊!”

“我决定了,今天晚上过后,我要跟踪萧教官,说不定能看到……嘿嘿嘿……”

一时间,围着的一众体育生顿时议论纷纷,眼冒金光。

相比起这些男生夸张的表情,徐雅婷和萧歆月两人的脸上就不是那么的好看了,眼角深处,甚至还腾起了一丝极其复杂的光芒。

“还有几分钟就到萧教官规定的时间了,如果他没有准时来的话,恐怕……”熊坦嘿嘿一笑,露出了一个只有男人才懂的表情。

“确定,说的都是真的?”

徐雅婷秀眉紧皱,紧紧盯着熊坦,一张如同凝脂的脸上写满了狐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