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车龙密集的马路,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巨响响起的瞬间,一个黑影从一辆深蓝色的跑车飞了出来,砸在了七八米外路边的一根电灯杆上。

枪匪眼睛一翻,直接晕死过去。被凌天这种修武者踹一脚可不是开玩笑的,以他普通人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

兰博基尼里,柳如烟双眼挣得死大,她没想到凌天居然那么厉害,居然一脚就把枪匪搞定了!

柳如烟把车停在路边,她发现那枪匪已经昏死过去了,连动都动不了了,她看向凌天的目光多了一丝难以置信。

这家伙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力气居然那么大!

再看被枪匪撞开的车门,虽然没有完掉落,不过已经被撞坏了。

柳如烟脸色有些幽怨,就不能小点力?那可是自己的爱车啊,估计要送去维修了。

“你在车里等我一下。”

凌天说完,便下了车。

更新;最快;上

漂亮美女朱唇粉面清纯唯美生活照

走过去,发现枪匪的确已经昏死过去了,凌天才放下心来。

而这时候,后面的警车已经赶到了,那些警察下车后,发现凌天像提着一只小猫那样提着枪匪,他们脸上都露出了愕然的神色。

“这个匪徒刚才劫持了我们的车,不过已经被我制服了,剩下的就交给警察叔叔了。”

凌天将枪匪交给了站在最前面的一个警察。

“额好。”

那警察还没有回过神来,凌天已经走开了,回到车里了。

“不对,那小子”

直到那名警察回过神了,柳如烟的车子已经驶开了。

“唉我这个脑子”

那名警察名为刘源,是东江市警局的一名刑警组长,他拍了拍他的脑袋,刚才忘了录口供了。

“算了,匪徒已经捉到,先收队吧!”

摇了摇头,刘源将枪匪交给了另外一名警察,然后便收队离开了。

殊不知在对面马路的树林里,一个躲藏在树干后的黑影悄悄走开了

东江市一处废旧工厂内。

“不好了虎哥,豹哥被警察捉走了!”

一个消瘦的身影跑了进来,慌慌张张地跟前面一个坐在木箱子上的男人说道。

“阿豹被捉走了?怎么会”

坐在木箱子上的男人手臂纹了一只老虎的纹身,黑色背心下是暴涨的肌肉,长得很彪悍。但他听到消瘦男子那么一说,脸庞立马惊骇了,他追问道:“快说,阿豹是怎么被捉走的?”

二人说话都带着地方口音,很明显不是东江市本地人。

而在工厂里,还有四五个打扮跟虎哥差不多的男人。

“被一个小子制服了,那小子把豹哥交给了东江市警方。”

很明显,当时躲在树林的那个黑影便是消瘦男子。

消瘦男子又跟虎哥说了一下情况,原来当时劫持柳如烟车子的那个口罩男是打劫了一间小银行才被警方追捕的。

“唉,阿豹那家伙都快要离开了,为什么还要”

虎哥拳头捏得嘎嘎作响,他们前段时间就已经打劫了一间银行,打算今天晚上走水路离开东江市,但怎料他弟弟居然临走还要干一票。

不过虎哥也是知道原因的,他弟弟向来比较自大,可能是成功干了一票之后,他膨胀了,觉得靠一己之力也可以干一票。

弟弟被警方捉走了,要救出来绝对很困难,虎哥脸色很难看。

下一秒,他眼睛恨得有些发红地说道:“我们先去干掉那个臭小子,然后想办法将阿豹救出来!”

“是,我现在就去召集人手。”

消瘦男子点了点头,然后便退下了。

虎哥牙关紧咬,本来他以为今天晚上之后,他们就能带着打劫的那笔钱回老家享乐了,但没想到凌天居然将他弟弟交给警方了,他现在能安心回去么?盘计划都被凌天打乱了,他现在恨不得将凌天分尸!

“妈的臭小子,我要你死!”

虎哥一拳砸在了木箱子上,眼睛充满了杀气

东江市某大型原石市场。

凌天和柳如烟已经来到了原石市场的门口,二人下了车,便走了进去。

一边走,柳如烟不时瞄凌天一两眼,眸子带着丝丝异彩。经过枪匪的事之后,她对凌天已经有些许改观了,不再是一开始那样充满怀疑了。

凌天自然能注意到柳如烟投过来的目光,不过他并没有怎么在意,因为一路上柳如烟不少次这样看他了。

柳如烟带凌天来的这个地方,果真不愧为东江市最大的原石市场,琳琅满目的风化石,数量上比趣乐大厦的赌石房间要多得多,来赌石的人也更多。

原石市场并不只有一个赌石区,它分为高等原石区,中等原石区,低等原石区。高等,中等,低等,其实就是原石的级别了,级别越高,原石的品相越好,内含翡翠玉石的可能性更大,级别低的则相反。

不过原石的价格也有很大区别,低等原石区里的原石价格差不多都是一万几千块,但高等原石区那里的原石低则百万,高则千万呢!

三个赌石区,高等原石区的人最多,几乎聚满了人,中等原石区也有不少人,凌天想了想,最后走到了人数寥寥无几的低等原石区。

“凌先生,你怎么不去高等原石区?那里的原石品相更好啊。”

柳如烟有些奇怪,她也认识两三个赌石高手,一般来原石市场是不去低等原石区的。

“品相好,不代表里面有玉石,品相不好,也不代表它里面没有原石。”

凌天微微一笑:“反正都是原石,不一定要买几千万的原石,廉价的原石同样可以赌出好玉石来。”

听到凌天这般说,柳如烟也不多说了,柳子豪跟她说过,赌石的事交给凌天就好。

走到低等原石区,凌天刚想开启修罗神瞳,但这个时候,背后却传来了一把熟悉而又让人讨厌的声音:“超哥你看,又是那个让人讨厌的穷酸鬼,我们还真是倒霉,在这里都能碰到他。”

凌天目光一转,和他猜想的一样,走过来的那两人正是何超和田芳。